重慶晨報記者 黃曄 報道
  麻辣鮮香的小面已成為重慶一塊響噹噹的名片。重慶郵電大學一群即將畢業的大學生們發現,這碗小面仍存在美中不足的地方——中餐館都用起了消毒餐具,可小面館用的碗仍靠人工手洗,面碗的衛生狀況令人擔憂!
  這學期,重慶郵電大學自動化學院大四的王琪瑜和他的90後小伙伴們立志要幫小面升級,他們瞄上了“洗面碗”這個市場。
  小面館被忽略了
  三年前,王琪瑜從湖北來重慶上大學,漸漸愛上了小面,但他發現,小面館的碗,大多靠手洗,有些不衛生,小王從中嗅出了商機。
  茶餘飯後,小王和同學們交流美食,每次談到重慶小面,大家都會議論面碗沒消毒的問題。“這一點外地同學更介意一些,重慶小面的美味因此在大家心中大打折扣。”昨日,王琪瑜說,在全國很多大城市,不管是快餐店、小飯館都用上了消毒餐具,重慶的餐館、大排檔也在用企業消毒的餐具,可唯獨小面館被大家忽略了。
  大學最後一年,王琪瑜的創業想法越來越明晰,於是開始籌備。他的同學,大四的賀嬌嬌、王爽、薛震、張雪祺等人和他一拍即合,大家開始聯手創業。
  自製巨無霸洗碗機
  三個月前,王琪瑜和同學們一起創立的小辣椒消毒服務公司進入了具體實施階段。
  王琪瑜學的專業是自動化,他和幾個小伙伴自己設計洗碗機圖紙,在學校實驗室進行功能改良的可行性實驗,而後讓廠家照圖生產。
  在南山老廠一間空曠的玻璃鋼廠房裡,放著一臺30多米長的巨無霸洗碗機,這也是小辣椒的第一條生產線。
  洗碗機的端頭站著兩名中年婦女,她們住在附近,是小辣椒雇用的工人。她們把一個個沾滿油污的不鏽鋼臟碗放在一個傾斜的架子上,機器傳動,一個個碗被扣在了座子上。
  “這個架子是我們新加的,這節約了三分之一的人工。”王琪瑜說。
  一個用過的小面碗經過浸泡、沖洗、消毒、精洗、開水沖燙、烘乾6道程序就可進行無菌包裝,一個流程大約要20分鐘。
  這比找洗碗工划算
  在小辣椒消毒服務公司里,除了創業小伙伴,還招聘了6位工人,負責控制生產線,每人每月2000元。
  另外,因為公司剛起步沒有實力買車,所以他們以每月7000元聘請了兩名帶車司機,送貨問題解決了。
  跑市場是最重要的環節,王琪瑜現擔任小辣椒公司總經理;賀嬌嬌是副總經理,兼公司策劃……這段時間他們拿著重慶的小面地圖,一家一家跑。
  “洗碗是一件讓小面館老闆十分頭痛的事,自己組織員工洗費心費力,質量還得不到保證。在人力成本越來越高的情況下,洗碗工很難招。同時,面館設置洗碗區也是種極大的浪費……” 小辣椒公司寫了一封“致廣大麵店老闆的信”,設身處地,曉之以理動之以情。
  一周時間,他們向渝中、南岸的40餘家面館,推銷試用消毒碗。
  “目前我們還沒有收費,但一個碗使用的成本在0.25元。對於小面館來說這根本不會影響到小面的價格。”王琪瑜算了一筆賬,如果一家面館一天賣1000碗,使用消毒碗的價格250元,但面攤老闆至少省去兩個洗碗工,還可以減少損耗。
  小辣椒消毒服務公司是一家股份制企業,創立之初,他們找到了投資,另外還自籌了部分資金。
  王琪瑜透露,總投資是300萬元,前期投入了100萬。
  “現在公司還沒有賺錢,但大家都很看好市場前景,如今正是大四學生找工作就業的高峰期,可大家都一心創業根本沒去跑招聘會。”王琪瑜說,重慶的小面市場潛力巨大,他們一定會堅持幹下去。
  調查>
  食客很在意麵碗消沒消毒
  昨日中午,南坪一家面莊,吃面的人絡繹不絕。對於在不在乎面碗消毒的問題,重慶晨報記者詢問了10位食客,有兩位中年男子豪氣地說:“不乾不凈,吃了沒病。”三位時尚女子說,“希望老闆用沸水煮一煮。”一位帶小孩的婦女說:“我剛纔也在找消毒碗櫃,沒發現,心裡正在嘀咕,這小面可以喂孩子吃嗎?”
  同一桌4位說普通話的食客說:“消毒的碗用得放心些,在南寧大街小巷吃米粉人家也都用消毒碗。”
  跟面老闆聊起消毒的話題,他說,之前考慮過買一個消毒碗櫃,但容量太小,用起來不方便。“要保證面碗乾凈,我們天天都要給工人強調。”  (原標題:大四學生創業,要把消毒碗送進所有小面館 )
創作者介紹

ella

no55nolro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